民族教育

学子风采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民族教育>学子风采

时光的缝隙

作者: tzywj 来源: 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:2014年06月30日 浏览量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

闷热的天气似乎更适合思考,尤其是那些自古以来就特别纷繁复杂的难题,比如说——离别,谁说不是呢。2010年五月,这一年的“梅子黄时雨”充满了魔力。伴着栀子花的清香,我们在雨里细数回家的喜悦,我们也在雨里描摹那些永远都不会消失的温暖。原来,从二零零六年到二零一零年,不过是两场雨的罅隙。

 

一、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

时光醉清风,现在的我回想八年前初见你时的心情依然清晰。朦胧的夜雨里,两位老师的微笑和你一起融在这江南夜色中,终于到家了。

他们都说你是美丽的,有着好似春天般的浪漫,永远有绿绿的树,青青的草,还有散发着古典气息的小桥和浮着睡莲的湖泊……是的,谁都不能否认你的绰约风姿。如此这般富有魅力,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一见你,便欣然沉浸在水墨的色泽中不能自拔。学你的样子,读书,生活。在这样环境氤氲成长下的我们,似乎也隐隐带了些江南士子的味道。“翩翩公子,温润如玉”,我这样的急性子一想起你,时间都好似流淌地慢了。

现在的学校里有很大很大图书馆,但我总是莫名地想起一周一次的阅览课;现在的学校里也有很多很大的香樟树,却似乎总也不及你的那些馥郁盎然;现在的学校里有很多很好的老师和同学,可我总会莫名地念出你的名字……好友说我自理能力强时,我在心里默默地想起你;好友问我如何能静下心来自己读书时,我在心里默默地想起你;好友奇怪为何我大部分的话尾里都带了“哇”音时,我在心里默默地想起你……只有我知道,那是你的气息。即便是别人不能理解的乡音也在我想起你时变得骄傲和自豪。希望我也可以“乡音无改鬓毛衰”。

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,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,能不忆江南?你瞧,仅仅是风景就够如让人留恋的了,更何况再加上风景中的你。

 

二、袅袅兮秋风,洞庭波兮木叶下

以前我总是想不明白,这样一个果敢的人儿为何在面对我们时会散发出浓浓的愁绪,就是在那严厉的目光里也弥漫着薄雾。

他们都说你是严厉的,有着好似秋天的肃杀。正是天上地下“唯我独尊”要死要活异常敏感的年龄,所以——生病了就不想去上课,无聊了就想去上网,有矛盾了就想去打架……凡此种种,总是能被你抓到现行儿。那个时候瞬间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,离家这么远,你还这么“凶残”,感觉整个世界都在与我为敌。其实很多时候都不敢看你那严肃的表情,偶尔瞟到,却觉得里面有其他的东西。以前我不明白那些是什么,当有一天突然希望有个人在我耳边念叨着给我指点迷津时我才懂得,那是失望还有期许。

我们是你的孩子吧,所以在看到如此真实的成绩排名时才会着急到睡不好觉;你是爱我们的吧,所以在看到我们不断地做错事情时才想要狠狠地骂醒我们;你是舍不得我们的吧,所以才会在我们的心里留下那么多的记忆……记忆的碎片一旦被拾起就变的一发不可收拾,之前的我似乎更像一台被动的相机,只记录不思考,有些甚至连记录也没有。好似“只有一枝梧叶,不知多少秋声”。

袅袅兮秋风,洞庭波兮木叶下,听到了你在秋风中的呜咽,我迎风而来,只为拾起一片写满你名字的叶子。

 

三、从别后,忆相逢

他们都说母校是花,学子是蝴蝶。花无私地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蝴蝶,蝴蝶吸完了花蜜就离开了。花依然挺立在哪儿,继续开放,等待着下一波蝴蝶的到来。可我相信你会记得每一只在你这里采蜜的蝴蝶,每一曲蝶恋花都让你怦然心动。 记得在第一届毕业生的册子上看到丰校长的讲话:祖国的东海之滨,有你们的老师和同窗,虽然我们相隔遥远,但我们会时刻惦记你们,牵挂你们,分享你们的成功,分担你们的忧愁,期待你们为母校争光。虽不是写给我们的,但当时看了心里突然就被揪了一下似的,现在想想,我们也惦记牵挂你们啊。

与你相处了四年,生活了四年。人类就是这样一种神奇的动物,原本毫不相干的两个人会在时间的流淌里变得不可分割。我们就是如此。彼此熟悉着陌生,陌生着熟悉,熟悉着熟悉,陌生着陌生,因为这四年,我们有了一辈子的牵挂。我们记住了这四年,再用无数个四年来回忆与惦念。“从别后,忆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,今宵剩把银釭照,犹恐相逢是梦中”,何时才能重逢?

也许,在毕业的日子里最适合怀念友人了。对,他们是友人。那个一笑起来就露出甜甜的酒窝的友人,那个陪伴我们最久终于在我们离开前有了可爱宝宝的友人,那个满腹经纶不苟言笑的友人,那个总是微笑教我们踢正步的友人,那个给了我最多关爱我却令他失望的友人,那个让我要更阳光的友人,那个眼光犀利博古通今的友人,那个永远保持姣好面容的友人,那个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温柔地讲数学题的友人,那个不断出金句让我回味无穷的友人,那个写的一手好字非常可爱的友人,那个让我一想起他就想要流泪的友人,那个非常能干充满精力的友人,那个非常年轻却很努力的友人,还有那个小小的身体拥有无限能量却不能吃辣的友人,那个说我是牛叫我妹妹的友人,那个永远端着茶杯为我们投入最多精力的友人……其实他们不是友人,他们是我们的老师,他们是我们深深惦念的人儿,惟愿他们都安好幸福!

对于你,情到浓时情转薄:对不起,谢谢你,我很想念你……愿你越来越好!

四年过去,两场雨的罅隙,外貌早改变,处境都变,情怀未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龚娜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40629·重庆